跳到內容 | 略過導覽

區段

個人工具

長訊 50期

人物專訪 佛法在世間 少東上師
長訊 50期

長訊 50期 (2012年8月)

長訊 50期 (2012年8月)


人物專訪
佛法在世間 少東上師

 

由法師主持的電台節目,一般人聽到應該會避之則吉,不是吧,佛經又長又悶,留給信徒聽吧。不過,在香港數碼廣播電台跟知名主持顏聯武一起做《寬講心靈》節目的蓮花少東上師 (或簡稱少東上師),卻吸引到不少普通市民收聽,享受少東上師每星期講半小時的人生道理。

少東上師本名趙少東,出生於香港,後移居加拿大,畢業於西門菲莎大學 (Simon Fraser University), 主修傳理系及社會系,亦特別研讀兒童心理學。他曾是基督徒,後來成為佛教徒,可是他講人生道理,又可以完全不涉及宗教,只為導人向善。他認為講佛法是為了處理人世間的煩惱,使人活得自在輕鬆,佛法若不傳到世間,那就根本無用,因此最重要的不是感召人入教,而是用道理改變人的心態。

獲封為金剛上師後,他周遊列國講道,見過人生百態,擅長講金句和小故事,簡單幾句,便帶出對待生命應有的態度,實在不妨多聽。

 

長訊 02

 

長訊 03

 

尋找答案

 

當年少東上師在加拿大讀中學,畢業時要寫論文,題目是《人類的宗教》,本來想以「信則有,不信則無」這話下筆,認為宗教、靈魂等的事物都是信就存在,不信就不存在。他本傾向唯物主義,認為人死如燈滅,然而做論文時看了很多英文書,發覺有很多超自然現象,例如假死,醫生證明人死亡以後,卻只是假死了數小時,然後復活過來。醫生判斷人死亡有數個條件,停止呼吸、沒有脈搏、心臟停頓、腦電波變為直線,可是有些個案是「死而復生」,更有些有靈魂出體現象,這死人可以說出他「死時」身邊發生的事。於是醫生寫了一本《死後的生命》的書,以醫學觀點寫來,令他很好奇,這些是否真的呢?後來,他逐漸由不信有靈魂變為「I don't know, 我不知道」,對宗教漸生興趣。

有趣的是,少東上師原是基督徒,後來才皈依佛教。讀大學時,他很多同學都是基督徒,時常去查經、上主日學,一群人參加教會,他也去了,大約一年。可是他又認為完整的宗教不只有人生觀、倫理觀、社會觀、道德觀、教育觀、宇宙觀,他更看重的是宗教觀,就是怎樣解釋一個個宗教的產生,與其他宗教的關係。他認為聖經給他的不夠多,想知道更多。他上課時讀哲學遇到英文的佛教書,他很喜歡,因為多談智慧、邏輯、思維,啟發了他。他在香港長大,接觸的佛教都是老人家拜佛,談天堂、地獄,外國大學的佛教則是教人如何安心。他足足看了十年佛教書,不斷研究、作對比,才遇到他的師尊的著作,認為真的可以全身投入,他才皈依佛教。他認為這是緣分,遇上了能給他答案的宗教。


電台淺談道理

 

少東上師在電台上跟顏聯武主持《寬講心靈》節目,緣於他近年回流香港,發覺香港人壓力大,易發脾氣。他常 引用一句話:「一根草,一滴露,天無絕人路。有時痛,有時快,人生方痛快。」他認為人受着宇宙萬物的照顧,只是看人有沒有足夠廣闊的心靈去接受。人無法控制生命長短,心靈的闊窄卻是可以的。心態如何,人生就如何,「寰海千里闊,得失方寸間」,得失只是自己認為的。他不想只做講佛經的節目,希望以較輕鬆的清談方式向聽眾講日常的道理。

與電台主持合作,跟自己講道,他認為有很大分別。平日他出外弘法,題目多是善信弟子想他談的,通常都是自己說很多時間,他能控制內容,單向發揮。可是與顏聯武合作,則是反過來由顏聯武帶領討論。他不會先收到問題才做節目,開咪時就不知道要答甚麼問題,又是一次過錄音,期間會迫使他去思考些平日不會想到的問題。他指顏聯武的問題很獨特,由於不是佛教徒,跟他的善信弟子的思維不太一樣,尖銳一點,反而把人們心中的問題帶了出來,更多火花,解釋佛法就變得更容易。他說,君子和而不同,互相包容尊重,聽眾也能得到更多智慧,「大疑大信,小疑小信」。

對於節目能為聽眾帶來甚麼,少東上師想聽眾有反思的空間,多想想自己的生活狀況和人生,是開心還是不開心?煩惱從何而來?有甚麼契機會令自己的人生更輕鬆?他發覺聽眾很喜歡他們說的格言,好像「贈人鮮花,手有餘香」、「世無艱難,何來仁傑」、「花繁柳密處撥得開,方見手段。狂風暴雨時立得定,才是腳跟」。節目做了一年半,他記得最大的回響是,有聽眾到佛學會剛巧找不到他,於是打電話向他致謝。那名聽眾本打算跳樓自殺,連遺書都寫好了,剛巧打開收音機聽到他的節目,慢慢聽下來,忽然發覺人生可以重來。有些人的父母、夫妻關係不太好,聽道理後有所改善,他心裏愉快。他說他從來沒有定過節目的目標,聽眾能得到甚麼,每人啟悟不同,是「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」了。又如「三乘八為何等於二十六」的故事,聽眾被問題吸引,希望追尋到答案,總之自己喜歡就可以了。

 

長訊 04

 

數碼年代講佛法

 

少東上師也有個 Facebook 專頁,本是有信眾代辦,後來不少人想他親身回答問題,就自己參與了。他喜歡 Facebook 這個平台,不僅是自己的弟子,更能接觸到不認識的人,大家能互相理解,是一大快事。「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,出世覓菩提,恰如尋兔角」指的是佛法脫離世間,就如要找有角的兔子一樣不可能。Facebook 上輕輕鬆鬆聊天,他不會要求外人皈依,弘揚佛法重點是幫助他人,其餘的是自己的選擇。他笑說正常人其實不會信佛,有慧根的人經過取捨後才會,他不太執着是否信佛。他又說, 以往人們在深山裏修行,現在香港哪有深山呢?面對面親切地對話,仍然有很大的力量,不用躲在深山裏、或者用 Facebook 才是修行。YouTube 上,他的節目錄音會製成一分鐘左右的「精華片段」,大道理變為幾句話。不少聽眾日間工作,選擇在夜晚有空的時候重溫他的節目,環境寂靜時再聽道理,少東上師認為心靈會更靜,反思會更多、更活躍,因為不用跟別人交流,只跟自己交流,想更多切身問題。「藥無貴賤,對症則良,法無高下,應機則宜」方法不是問題,自己有得着就可以。

 

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,出世覓菩提,恰如尋兔角。

 

長訊 05

 

佛教以外

 

聽到「上師」二字,很多人都會聯想起佛教,但他卻會辦些非宗教性的心靈講座。少東上師大學時讀傳理系、社會學、兒童心理學,他到過很多學校辦講座,有些主辦方不想他講佛法,於是請他講如「提升年青人心理」的題目。他也常到監獄、戒毒中心、酗酒中心、愛滋病人中心講道,人們可能有不同宗教,他也不會用佛教的名義去講,尊重不同宗教。他說這跟自己讀社會學有關,只要對人生有幫助的,就可以跟佛法的道理融合,而又不用佛法的名詞,眾生也容易接受。「佛法就是幫助我們解脫凡俗的方法,安心的法門,比如『我執』是甚麼呢?就是現代說的本位主義,只站在自己角度看事情,忽略了對方的看法。佛法是幫助別人,人們吸收到就是好事」。

做好自己本分,布施眾生,社會祥和得多。他認為上述的機構其實不一定看重他宗教性的內涵,而是認為他有受過專業的學術訓練,跟機構的要求符合。他到過加拿大和美國的監獄,對方也覺得效果不錯。有次到華盛頓的監獄,距離白宮只有三小時路程,保安極為嚴密。犯人都是自願見他,為甚麼會這樣呢?他認為監獄重視管理,希望犯人能改過自新,減少幫派打鬥,就可早日出監。他認為要幫助不同宗教的犯人,「同理心」很重要,聽他們的心聲。有時他們一邊說一邊哭出來,因為跟少東上師對話間,感到自己對不起自己的親人,少東上師也會叫他們多祈禱,平靜自己的心靈。他認為,引導他們為自己關心的人奮鬥,是令人改過的好方法。

在馬來西亞的戒毒中心,他遇過一名工程師,因不懂紓緩工作壓力變得吸毒成癮。那是一間基督教的中心,他在講座的最後也帶領他跟其他人向上帝祈禱,不分宗教。有記者問他佛教上師何以背後有十字架,他就說:「難道在那裏叫人信佛嗎?幫助他們戒毒成功,重拾人生意義才是重要的。所以我跟他們說,你向你自己相信的宗教、你的家人默默許願,祝自己成功吧。」他還去過信奉回教的中心,也是一樣處理。

 

生於香港立於世界


少東上師生於香港,後到加拿大讀書,成為法師又到全世界講道,他指見過的人越多,越理解不同的國家、不同的文化、不同的人的獨特之處。「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」,兩者結合,方能培養自己的同理心。理解到事情不一定有對錯,只是觀點分歧,若能易地而處,就能放下我執,拋棄「邊見」,不只看到事實其中一邊。

有次在印尼,一位女士來見他。她兩夫婦的生意做得頗大,但婚姻不快樂,問他有甚麼方法。他就說,你有三條出路:一、繼續吵架下去;二、恩愛下去;三、離婚,但你的子女還小。她當然回答想恩愛,可是她的丈夫不讓她,常要爭執。少東上師說:「Life is a matter of choice, 人要取捨。有個故事說兩個人在橋上相遇,互不讓路,一個說不跟沒有智慧的人爭路,就下去了。」女士若有所悟,但仍說她是女人,應該是丈夫讓她。少東上師再說:「你的生命是自己選擇的,英文說 Lose a battle to win a war,輸一次小戰役換來大勝利,你倆都不走出第一步,後果會如何呢?永遠是有智慧的人走出第一步。」終於,數晚之後,她拖着丈夫再來找少東上師,她做好選擇,她要幸福的生活。第二年,女士再找他,她說後來才發現其實是丈夫讓她更多,只是以往忙碌不自知。當然還有吵架,但很快就了事,因為他們有共同目標,要讓家庭快樂成長。少東上師說:「究竟你的人生想選擇甚麼?你願意為目標付出嗎?」


長訊 06

 

少東上師說他要感恩,學佛令他遇到很多不同的人,就像佛經說,「眾生不可思議」。他認為弘法是教學相長,也從別人身上學習,使他不會對人有既定印象 (Stereotype)。他記得有次在馬來西亞,遇到一位女士,從窮苦中捱出來,現在與丈夫生活無憂,也有孫子了。有人介紹丈夫到中國做生意,應酬得多,認識了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子,沉迷下去,回來要求離婚,要把公司分開,他自己留在中國。女士答應了,但希望不要讓丈夫取得太多錢離去,她問少東上師這樣做有沒有錯。他回答:「你爭取你應得的利 益不是錯,公司也是你有份打拼出來的。」他以為就此了結事情,誰知女士臨走時說:「上師,難道三十多歲的女人真的會愛六十多歲的男人嗎?還不是為錢。我只希望他日丈夫回頭沒錢了,回來還有個家。」原來這女士是為了丈夫才爭取更多,令他很感動。這些事例令他更明白如何學習到更高的智慧,廣結善緣。

他認為,真正的學佛是先改變自己,再改變其他人,言行身教十分重要。佛教相信有下一世,但其實當懂得慈悲取捨,這一世的生活也會更美好,心在淨土。感召人學佛當然重要,但更像是一種驚喜。信眾終於明白他的道理,這種驚喜也是不錯。


如何過晚年人生


他說:「但得夕陽無限好,何須惆悵近黃昏。」經歷過很多事的長者,看過喜喜悲悲,其實可以笑看人生,珍惜當下。他又說:「人生待足何時足,未老得閒始是閒。」物質追求永遠不足,年紀其實不重要,只要心態知足,就可以放緩腳步,享受人生時間。少東上師再說一個故事:「有位喊婆,有兩個兒子,大兒子斬樹賣柴,小兒子賣傘。天氣好時,她喊怎會有人買傘;天氣壞時,她又喊兒子怎樣上山斬柴。於是有個法師答他,天氣好時你想到大兒子,天氣壞時你想到小兒子,不就好了麼?人生有時一念天 堂,一念地獄,看你怎樣想。」

他認為,「晚年人生」其實沒有甚麼特別,其實責任還減少了自在一點,看世界包容點。若有能力的話,把自己的時間、金錢、知識貢獻社會,把心放大,回報大家,世界就會更祥和美好。「有些人因有半杯水而榮幸,有些人因只有半杯水而遺憾,所有事都是受心態影響。」